當前位置:首頁 > 家里鬼故事

血色燈籠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9-05-10作者:卿本和善

    今天我要講述的故事和所謂的“陰間地府”有關系,可能在大家的認知中,這玩意只會出現在恐怖小說的故事中,而在現實生活里是根本不存在的,其實最開始我也是這么認為的,但當我聽到了這個朋友的講述后,我這才明白,其實陰府冥間是真正存在的,只是我們平日里很難見到罷了。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記得那時候我還在上大學,每天無憂無慮的思考著自己究竟要怎么耗費一天的時間,是打游戲,還是去和別人到外面逛逛,在我的認知中,學習其實沒有什么太大的意義,無非就是花錢弄了一張畢業證,以后的生活是好是壞,根本不會因為這張證書而發生改變。
    現階段的就業形勢實在太嚴峻,而我也很看得開,所以,當時的我則立刻打消了起床的念頭,蒙起被子接著睡,不得不說我都有些佩服自己,居然能想出這么一大堆荒謬的理由來給自己的賴床找借口,而就在我準備繼續睡的時候,我那個倒霉室友卻一耳刮子扇在我的臉上,當時那個疼啊,讓我恨不得直接從床上跳起來朝著對方的臉上直接來上一腳,不過我最終還是忍住了,為什么?因為對方體型太壯了,以我的小身板根本就打不過他。
    “老李,你是不是睡覺睡瘋了?閑的沒事干扇老子干啥?賤?”雖然打不過,但我嘴上可不會認輸,可誰知對方卻嘿嘿一笑,隨后拿出兩張照片。
    當時我第一眼看到這個照片上的畫面是,首先感覺到的是詫異,我不明白這臭小子給我弄一張風景圖是要干啥,可當我看到第二張照片的時候,我這才突然明白:“你小子給我弄這個看干什么?兩張一樣的底圖,P一個鬼上去就想嚇唬我?你也太逗了吧?沒事趕緊滾蛋,我還要睡覺呢。”
    “你可太天真了,這圖不是我p上去的,是我這次去外地旅游時候拍的照片,前段時間我沒有注意這些東西,今天去照相館洗出來之后我才發現,在這張照片上有古怪,看到了嗎?這張人臉,你可能覺得這可能是照相出現的失誤,但我告訴你,這張人臉我之前曾在墓碑上見到過。”老李說話的時候語氣逐漸變得沉重起來,整張臉繃的緊緊的,說句實話,我還真沒見過這小子如此的緊張:“本來我不打算告訴你,但現在不說也不行了。”
    記得那是在今年暑假的時候,老李一個人在宿舍里待著無聊,但又不想回家去看他爸那張嚴肅的臉,所以,老李就一個人在網上買了張機票,隨后悄悄地跑去了一個荒山野村去“旅游”,說是旅游,其實也屬于冒險,畢竟老李這家伙膽子可不是普通的大,所以,他總是喜歡去追求一些驚險刺激的活動。
    而在他來到了這個山村之后,他則立刻開始拿相機拍攝,并把每一張照片都遠程發回到自己的電腦上,這個行為起初還算合理,但到了后來,因為山區內沒有信號,所以也就逐漸中斷了,值得一提的是,他當晚是住在一個農家院里,說實在的連他都感到非常的驚訝,這么偏僻的地方平日里人都很少見到,居然還會出現農家院這種小型的旅店,這還真讓人感到匪夷所思。
    而除此之外,這個農家院的老板也很特殊,是一個年輕的小姑娘,老李目測對方應該只有十七、八歲。

    當時可把老李給樂壞了,看來這次他不僅能旅游散心,說不定還能有上一段曠世奇戀,想到這里,老李就立刻走進農家院:“美女,給開個房!”
    聽到了老李的話,對方只是點了點頭,隨后要走了老李的身份證做登記證明,在一切手續處理完畢,小姑娘則拿著鑰匙把老李帶到了他的房間前:“你的房間就在這里,晚上吃過飯就早點休息,千萬什么都不要出來瞎逛,否則的話,我們不會負任何責任,希望你能清楚的記住這點。”
    現在的老李還真是有些詫異,你越是不讓他晚上出來瞎逛,他就越想出來逛逛,看能不能遇到什么亂七八糟的事情,要我說啊,老李這家伙還就是一個字:賤!
    如果他當晚聽了小姑娘的話沒有離開旅店,恐怕也就不會遇到后面的事情了。
    記得當晚老李在吃飯的時候,就看到小姑娘已經把農家院的大門給鎖好了,可這又怎么困得住老李?只看到他在拿好拍攝的設備后,就一個人順著窗戶爬了出去,雖然是二層樓,但也不算太高,以老李的身手對付這種高度簡直輕而易舉。
    在離開了旅店后,老李則按照他白天勘察好的路線向大山深處走去,需要著重強調的是,這個山雖然神秘,但卻并沒有什么吃人的猛獸,所以老李并不需要時刻注意自己的身邊,夜幕下的大山之中漆黑一片,當真是伸手不見五指,好在老李提前準備了手電:“這山里還真是夠黑的!”
    正在老李向前移動的時候,卻是赫然看到遠端的黑暗中竟有一團團詭異的火焰在空中緩緩的跳動,這幅畫面如果是被普通人看到恐怕會驚呼是鬼火,可在老李這個理科生看來,這只不過是化學反應產生的磷火,沒啥可大驚小怪的,不過有磷火的地方就代表著附近有遺骨,想到這里,老李則立刻向火焰跳動的方向移動,果然,在這里老李看到了一片陰森森的墳地,說實在的,老聽人說大晚上的墳地里鬧鬼,可誰都沒親眼見過。
    所以,老李則從口袋里掏出相機對著面前的墳地“咔咔咔”的一通猛拍,目的就是為了揭露深夜的墳地究竟有沒有鬧鬼的可能性!
    起初并沒有什么怪異的地方,可就在他拍攝結束收起相機后,卻是透過手電筒的光芒突然看到在面前的墓碑上有一張灰白色的照片,照片中是一個女孩的容貌,第一眼看上去老李只是覺得這姑娘長得不錯,可他越看越覺得眼熟,仔細一琢磨這才想起來,這照片上的人不正是農家院的女孩嗎?
    她,她居然是個死人?可要是這樣的話?那老李之前住的那個所謂的農家院,難道是鬼宅?不會這么邪乎吧?

    老李現在是越想越驚,緊隨其后出現的是從他脊骨中席卷而出的寒意,在這股寒意的催化下,老李的身體則不自主的抖了起來。
    現在的他沒有猶豫,而是立刻轉身以跑步的方式原路返回,可走了一段時間后老李這才突然發現,來的時候這條路走的特別的順暢,為什么往回走的卻異常的忐忑,特別是在他的腳下無緣無故的多出了一大堆本不應該存在的石子,嗝的老李腳底生疼,可現在的他才沒心思估計這些事情。
    本以為路上不會在出現什么怪事,可誰知,就在此時,老李卻突然看到遠端的夜色之中,竟鬼魅般的飄出了一盞像血一般鮮紅的燈籠。
    燈籠的光芒由遠及近,很快便來到了老李的身邊,起初老李并沒有太在意這些細節,畢竟這個山區比較落后,如果還仍然有人在利用燈籠照明,老李還是能夠理解的,可接下來出現的畫面,卻讓老李立刻變得膽戰心驚,能看到,在血色燈籠抵達他身旁的瞬間,他則無意瞟了一眼提燈籠的手。
    卻是赫然發現,這根本不是人類的手,漆黑一片的手臂上生者數不勝數的尸斑,暗紅色的指甲像是在鮮血中浸泡過似的,讓人看了心里直發毛。
    老李即使沒有見過真正的尸體,但尸斑究竟長什么模樣他還是有所研究的,所以,在看到眼前的畫面后,他則本能性的向遠離對方的位置挪了挪,生怕這只鬼手的主人會威脅到自己的安全,而就是他這么一個看似簡單的動作,卻讓對方前行的腳步猛然間停了下來,出于詫異,老趙再度向身后撇去,卻是能夠清楚的看到,那只鬼手的主人穿著一身鮮紅的嫁衣,在它的頭上還蓋著紅色的蓋頭布,一雙血紅的繡花鞋雖然穿在腳上,但卻并為沾染任何的灰塵,因為,這雙腳在行走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碰到地面。
    雖然老李并沒看到對方的臉,但那從蓋頭下逐漸滴落的血液卻讓他汗毛聳立,冷汗不停的往外跑,非但如此,他還發現,對方此時竟緩緩地抬起了自己另一只長滿尸斑的鬼手,并把那鮮紅的蓋頭布給扯了下來,緊跟著,一張血肉模糊的鬼臉則直接暴露在他的視野中,漆黑的眼睛森然可怖,并在手中血紅燈籠的映照下,反射出幽幽的光芒,而此時暗黑的嘴角則緩緩地張開,并說出了一句讓老李終生難忘的話:“你,居然能看到我!”
    說到這里的時候,坐在我面前的老李的身體卻是不受控制的抖了一下,隨后毫無顧忌的在自己的臉上扇了幾巴掌,在感到劇烈的疼痛后他這才停了下來:“老李,是不是你這次出去逛了一圈,把自己給逛傻啦?打自己都這么下得去手?我看你啊,應該去看看精神科,這世界上哪有鬼啊,哦,我知道了,你最后肯定是像書里寫的一樣猛然從夢中醒了過來,對吧!結果發現自己所遇到的一切都只不過是做了一個噩夢,是不是!”
    “不,你錯了,我是真的遇到了鬼,而且,我后來是從深山里逃出來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話,看這!”說這,老李就挽起了自己的袖子,并將那塊藏在衣服下的傷痕展現在我的眼前:“這,就是被那個女鬼咬的,要不是兄弟我當時跑得快,恐怕現在回來的,就會是我的魂了。”
    看到這里,我也覺得非常的詫異,這小子究竟是怎么確信自己當天遇到的是鬼呢?
    后來,我才知道,他回來后立刻就找了個陰陽先生把自己的情況問了一下,結果對方告訴他,當日他走進的那座山,很有可能就是聯通陰間的背陰山,而那片墳地就是陰間的大門,如果老李當時繼續往里走,恐怕就再也回不來了,至于當天他遇見的那個女鬼,陰陽先生并沒有過多的解釋,而是很簡單的說了幾個字就隨意帶過了,可即便對方不說,老李也很清楚,這個血肉模糊的女鬼究竟是什么來頭!
    可當我詢問他的時候,這小子也和我賣關子,說和我說多了對我不好!
    至于他當晚在墳地看到的墓碑上的照片,其實是農家院老板的孿生妹妹,多年前因病去世了,而當時出現在農家院內的是活生生的人!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小女孩的陰陽眼

下一篇:誤入冥界

標題:血色燈籠
地址:http://www.ynvwdn.live/jl/61604.html
聲明:血色燈籠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澳洲三分彩稳赢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