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靈異事件

靈異怪談之鬼壓床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8-03-07作者:鬼大爺

    七月,驕陽似火,張在山來到一座有著景區的深山旅游。
    半山腰上,張在山發現了一個小石村,大樹壞繞,郁郁蔥蔥,看起來古老又寧靜。
    “砰砰!”張在山抹去額頭上汗水,使勁兒的敲一家寫有“客棧”的屋門。
    “誰呀?大中午的。”門開后是一個年輕人。
    “旅游住店的。”
    “就你一個人?”
    “對!”
    “你去住別的店吧!我們的屋子都是老古董了,陰暗的很。”
    “我就喜歡古老的屋子,這樣才能體會到歷史的味道。”
    “好吧!好吧!我是店小二,叫李泗水。丑話說到前面,晚上我會到自己家過夜,你一個人在店里可不許害怕。”
    “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半夜時分,屋門“吱呀”一聲開了,接著一陣風吹了進來,陰涼陰涼的,張在山被驚醒了,“李泗水!是不是你?”
    可是,并沒有人應答。“奇怪,這門閂插的好好的,怎么就開了呢?”張在山尋思。
    張在山下床把門重新關好,由于趕了一天的山路,實在是太疲乏了,一頭栽在床上,很快又睡著了。
    過了一會兒,張在山突然感到胳膊被動了幾下,好像有人在拍他。“這李泗水也太壞了,大晚上的折騰人。”張在山氣不打一處來,張口要罵。
    可是,張在山的喉嚨里,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急的他想坐起來,身體又突然僵住了,一動也不能動,而且胸口像是壓著一個東西,讓他的呼吸越來越困難,最令人不安的是,臉癢癢的,好像有一張臉緊貼著他。
    “鬼壓床!”張在山突然意識到了。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張在山一直不斷的祈禱。
    念到第六遍的時候,全身上下突然一松,張在山猛的坐了起來,連忙打開燈一瞧,只見一扇門還在晃動。
    “誰?誰在哪兒?”張在山顫抖著聲音喊到。
    過了許久,張在山才敢過去。來到門口,張在山用手電筒向門外照了照,院里一個人影也沒有。
    這里一定有問題,至少這門不會無緣無故的自己開,張在山關上門后,一直盯著它,越想越不敢睡。
    直到天亮,張在山還在盯著門。
    “梆梆!”有人敲門,“是我,李泗水。”
    “這屋子到底怎么回事?”張在山一打開門,便質問到。
    “不就是鬼壓床嗎,反正又要不了命。”李泗水不以為然。
    “你怎么知道的?既然知道還讓我?”
    “你非要堅持住的,兩個人一個屋的話就不會有事了。”
    “這里怎么這么邪門。”
    “一直都是這樣,你還要住下去嗎?”
    “住,當然要住了,不過我會再叫一個人來。”張在山突然想起表哥邢石。這個表哥是學醫的,而且特別愛好神秘現象。
    張在山在電話里把昨夜的經歷講了一遍,邢石果然風風火火的趕黑來到了這小石村。
    “表哥,你真的要親自體會?不怕有鬼?”張在山不放心的問到。
    “我倒真希望有鬼,恐怕只是普通的睡眠障礙啊。”邢石邊說邊四處打量這個石屋。
    “鬼壓床怎么成睡眠障礙了?”李泗水插嘴到。
    “我現在就給你們普及一下,省得你們整天疑神疑鬼的,這個‘鬼壓床’在醫學上叫做:睡眠癱瘓癥,有時也叫夢魘。這個睡眠癱瘓癥是發生在睡眠周期中的快速動眼期,此狀態下,人的做夢活動加速,身體隨意肌開始靜止,我們的骨骼肌除了呼吸肌及眼肌外,都處于極低張力的狀態。這其實是一種保護作用,可以避免我們隨著夢境作出動作,而傷害到自己或是枕邊人。在快速動眼期中,有時會因為某些未知原因,意識會突然清醒過來,但是肢體的肌肉仍停留在低張力狀態,而造成不聽意識指揮的情形。這種臨時性癱瘓會導致我們在夢醒后無法動彈,通俗的說,就是我們意識醒了,但是我們的身體還沒有醒,這種身體的不正常狀況我們的大腦無法解釋,加上恐懼的幻想,容易造成幻覺現象。這就是所謂的‘鬼壓床’!”邢石慢條斯理的講到。
    “一般什么樣的人容易‘鬼壓床’?”
    “睡眠癱瘓癥多發于青少年以及年輕人,此類人群通常生活壓力過大,作息時間不規律,經常有熬夜,失眠以及焦慮;蛘甙滋爝^度嗜睡,夜間睡眠不安,這時也容易發生‘鬼壓床’。”
    “一個人發生‘鬼壓床’的概率是多少?會不會連續幾日都發生?”張在山瞟了一眼李泗水,“泗水說,如果一個人在這個石屋,每天都會發生‘鬼壓床’。”“據統計,一半的人在一生中會至少發生一次‘鬼壓床’。如果作息規律,身體無恙,還發生‘鬼壓床’,那就有可能是第三類生物壓床事件了。”邢石有點凝重又有點興奮。
    “什么是第三類生物?”張在山和李泗水異口同聲的問到。
    “你們理解為靈異現象就行了。今晚我要親自體驗一下,在山,據你描述的經歷來看,這里的‘鬼壓床’可能不是單純的睡眠癱患癥,你還要不要住在客棧里?”

    “不了,不了,我要住泗水家。”
    晚上,邢石一個人留在客棧里,李泗水領著張在山來到他家里。
    “你家里可比那個石屋亮堂多了。”
    “那是,我們村的人在幾年前斷斷續續都住進了新房。那些古老的石屋現在供游客參觀,體驗。今晚你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只怕我那表哥睡不踏實了。”
    “那也是他自找,我們明天一早就去看他。”
    次日一大早,張在山和李泗水就來到客棧。
    一進門,張在山他們就見到邢石臉色煞白的坐在床邊,若有所思。
    “表哥,昨晚怎么樣了?”
    “這石屋當真有那些鬼,果然不出我的所料。”
    “難道你知道是哪些鬼?”李泗水吃驚的問到。
    “是一些壓身鬼!”邢石看到張在山和李泗水兩人面面相覷,接著解釋到,“鬼和人一樣,也有不同的類群,而壓身鬼屬于那種隨風而走,飄無定所的。對我們陽世的人來說,他只是個過客,一般情況下不會纏你,也不會害你。只是他們會嘗試你的身體能不能容納他們,這時無意間就讓你知道它的存在。不過,過一會兒就會走掉。”
    “可是,我兩年前住這石屋時,一晚上被壓了好幾次。”李泗水問到。
    “當然,有些壓身鬼的執念比較強,會多次嘗試,所以一晚上會被壓好幾次。更有甚者,甚至能讓你實實在在的感覺到他的存在,比如會觸碰你身體的某個部位,尤其是臉龐、肩頭和胳膊。實不相瞞,昨晚我就遇到了這樣的壓身鬼。”
    “難道表哥不怕?”
    “肯定會怕一點,不過,我早有準備,我知道一些專門對付壓身鬼的方法。”
    “什么方法?有效果嗎?”李泗水很是感興趣。
    “那些方法其實很簡單,比如在臥室的墻角擺放從河邊取回來的鵝卵石;縫個小米袋放在枕頭下面;床頭放一盆喜陽的植物;戴上黑曜石飾品等等。昨天后半夜,我將小米袋放在枕頭下后,才睡了幾個小時的安穩覺。”
    “對了,泗水說兩個人以上在石屋睡,就不會發生‘鬼壓床’,這又是為什么?”
    “鬼魂屬于陰間的,所以喜歡接近陽火低的人,兩個人在一起肯定比一個人時陽火旺。”
    “為什么老屋子比新房子容易‘鬼壓床’?”李泗水問到。
    “這些老屋子,特別上百年的屋子,大多陰暗潮濕,陰氣極重,而且生生死死經歷了很多代的人,有些鬼魂不希望有人占用他的屋子,所以……所以那些古宅古堡容易發生神秘的恐怖現象。”
    “對了,表哥,如果事先沒有用那些方法破解,夜里突然‘鬼壓床’了,該怎么辦?”
    “最快見效的辦法就是舌頭頂住上顎,心中默念口訣。十遍以內必然解除?谠E有二,佛教的阿彌陀佛,藏傳的就是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
    “邢大哥,我想問一下,‘鬼壓床’最長持續多久?有沒有可能幾年?”
    “最多幾分鐘,不可能幾年!因為正常人的三魂七魄都聚在,是容不進再多一魄的!”
    “如果在鬼壓床之前,一個人受了驚嚇,被嚇得魂飛魄散,這樣情況下,壓身鬼會不會一直在他身上?”李泗水追問到。
    “這就有可能了。”邢石思索片刻后,回答到。
    “你們越說越玄了,難道那些癱瘓的病患者都是長期的‘鬼壓床’?”張在山很不以為然。
    “如果沒有任何病痛,卻長期出于癱瘓狀態,是不是就是‘鬼壓床’?”李泗水不停的追問。
    “泗水,難道你知道有這樣的人存在?”邢石發覺了不對勁兒。
    “我們村子確實有兩個這樣的人,”李泗水警惕的向門外看了看,接著說到,“再往里走,村子里還有幾間更古老的石屋,其中一間很大,像是古堡一樣,里面躺著兩個癱瘓的外地人,躺著有兩年了,期間,村里一直派張大爺在照顧他們。”

    “外地人?那就是游客了,他們怎么會癱瘓在這里?”張在山不解的問。
    “不是普通的游客,聽說是盜墓賊,兩年前去那個古堡里盜竊寶物,據說沖撞到鬼了,被嚇癱了。年紀輕輕的,一直躺在那兒,兩年多了,犯下的錯償還的也差不多了,一直躺下去怪可憐的,你們能不能幫幫他們?”李泗水帶有山里人特有的善良。
    “先看看再說吧,真沒聽說過‘鬼壓床’長達幾年的,即便是鬼俯身,也沒必要讓宿主一動也不動。”
    “好,今天我就找個理由去接替張大爺,以前我經常替他。一個小時后,我來領你們!”
    一個多小時后,李泗水領著張在山和邢石悄悄的來到這個古堡。
    “這石堡差不多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吧?”張在山摸著苔蘚斑斑的石壁問到。
    “據說經歷了好幾個朝代,沒有上千年也有八百年。”
    “那兩個癱瘓的人在哪兒?”邢石催促到。
    “跟我來,在最里面一間。”
    “為什么不安排在民居里?”張在山問到。
    “非親非故的,又據說有鬼魂附身,沒人敢!再說,對于盜墓賊,關他幾年也是理所當然的。”
    在一個暗無天日的石屋里,張在山他們見到有兩張石床,各躺著一個人,像是睡著了一樣。
    “他們現在睡著了,但醒的時候,不會說話,也不會動,只是經常用眼神在祈求什么。不管怎么能吃能喝,要不早死了。”
    “按照破解‘鬼壓床’的方法,先在一個人身上試試吧!”
    “需要我們怎么做?”張在山擼起袖子打算大干一場。
    “馬上要午時三刻了,我們把他抬到太陽底下!”
    “為什么?這么毒的太陽,晚些時候不行?”李泗水有點不忍心。
    “午時三刻陽氣最盛,陰氣會即時消散。古代行斬刑就是分時辰開斬的,其實是斬刑分了輕重。一般斬刑是正午開刀,讓其有鬼做;重犯或十惡不赦之犯,必選午時三刻開刀,讓他們連鬼也做不成。”
    “原來午時砍頭也有說法!”李泗水吃驚到,“把他推到太陽底下之后,再怎么做?”
    “我會把所有破解‘鬼壓床’的方法都用上!”
    午時三刻之前,三人把癱瘓的其中一人抬到了太陽底下,然后,邢石在其四周擺上了鵝卵石,其枕下放了小米袋,其手腕上戴上了黑曜石手鏈。
    說來也怪,午時三刻剛過,那人突然猛烈的咳嗽起來,然后像被電擊一樣,四肢亂顫。
    “那是肌肉痙攣還是恢復正常了?”張在山緊張的問到。
    “那個壓身鬼剛剛被趕走了,或者被午時的陽光灼滅了,現在那人亂抖,是他散去的魂魄在回歸,再過一會兒就好了。”
    果然,一會兒之后,那人不再動彈了。
    “快,把他抬到樹蔭下,千萬不要再抬到石屋了。”邢石吩咐到。
    三人剛把這人抬到樹蔭下,這人便開口了,聲音模模糊糊的說到:“謝謝你們!”
    “你叫什么名字?你們到底經歷了什么?”邢石迫不及待的問到。
    “我叫趙天圓,另一個是我的師弟叫趙天高,兩年多前我們來到此地盜寶,誰知到了晚上還沒得手,便打算就地過一夜再接著干。夜半三更時,我迷迷糊糊聽到石屋里有人走動,開始我以為是師弟,可隨著他的身影又看到一個人,一個人躺著的人,躺著的才是師弟,而站著的這個人,身影異常高大,我正要問他是誰,突然見他俯下身來向師弟的臉上吹氣,吹完之后,師弟的頭突然向一側一歪,像是不省人事了。這時那個高大的黑影向我走來。我趕緊閉上眼,憋住呼吸。幾秒鐘后,一陣陰風吹在我的臉上,而且持續不斷一直在吹,我實在憋不住氣了,便吸了幾下,頓時大腦一片空白,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后來的兩年里,就跟小時候發生的‘鬼壓床’一樣,意識清醒卻不能言語不能動彈,整整兩年,簡直生不如死!求求你們也救救我師弟吧!”
    “你師弟明天才能救,今晚我會把你們三個人安排在我家的柴房里,新蓋的房子,絕對沒問題。”李泗水向大家說到。
    第二日,四個人如法炮制,在午時三刻之前,把趙天高抬到太陽底下。但是午時三刻過后,趙天高還是一動不動的。
    “糟糕!”邢石趕緊跑過去檢查趙天高,“他的呼吸越來越微弱了,一定是哪兒出現了問題!趕快抬回石屋!”
    四人馬上又把趙天高抬了回來。
    邢石則全身開始檢查趙天高。
    “原來是這些紙符在作怪!”邢石突然喊到,大家趕緊湊了過去。
    “這些紙符上怎么還寫有名字?咦!還有李泗水的名字!”張在山突然發現到。
    “這些是轉移符,壓身鬼就不會去找紙符上的那些人了,趙天高一個人全承受了,這么看來,他身上絕對不止一個壓身鬼,肯定有些壓身鬼執念太強了,挾持了趙天高的殘魂遺魄,要與他同歸于盡!”邢石解釋到。
    “怪不得我們村兩年多來,沒有聽說有‘鬼壓床’的。”李泗水豁然到。
    “你們村的古樹太多太繁盛了,陰氣太重的話,養鬼不養人,確實容易招來壓身鬼。”邢石接著說,“只有燒掉這些轉移符,趙天高才會有救。”
    這時三人都望著李泗水,在征求他的意見。
    “燒,當然要燒了!沒有理由讓趙天高一個人‘背黑鍋’!”
    “謝謝你,我替師弟謝謝你!”趙天圓激動的有了淚花。
    次日,正午時,邢石將那些紙符在太陽低下燒了個凈光。待到午時三刻,趙天高被用同樣的方法救活了,師兄弟二人死里逃生,相擁而泣。
    “你們四人今天白天就趕緊走吧!我怕村里有些人不讓你們走!”李泗水擔憂的說到。
    “所言極是,我們還是走吧,此地實在不宜久留。”張在山說到。
    “好吧,泗水,你一定要把破解‘鬼壓床’的方法傳給其他人,這樣你們往后就會少些煩擾了。”邢石關心到。
    “好,好,再見!”李泗水滿眼的沉重。
    “再見!”“保重!”張在山等人向李泗水道別。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上一篇:奶奶回魂

下一篇:美女知青被蛇纏

標題:靈異怪談之鬼壓床
地址:http://www.ynvwdn.live/ly/49550.html
聲明:靈異怪談之鬼壓床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澳洲三分彩稳赢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