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原創鬼故事

她們在一夜情后死掉

來源:鬼大爺故事網時間:2015-04-25作者:葉梓

    一、喜從天降
    揚揚是個網絡寫手,他的作品不溫不火,但字里行間都透露著才情。
    最近,他遭遇到了瓶頸,一個字都寫不出來。這時候,有個叫石寒的大出版商找到他,要與他簽下三年合約,每本書的版稅15%,并免費為他提供一棟別墅、一輛寶馬車,預付十萬元,而他只需要每兩個月上交十萬字。還有一個重要的附加條件,署名必須是“凌晨”。
    在這個圈子里,石寒屬于神秘的大亨級人物,凡是跟他簽約的人,想不紅都難。而“凌晨”的作品,每本發行量都是幾十萬冊。這意味著,每本書都可以讓揚揚拿到幾十萬。
    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東西就擺在揚揚面前,他焉有拒絕的道理?
    看著揚揚在合約上簽了字,石寒點點頭,說:“你一定會滿意那棟別墅的,里面應有盡有。我還有一個條件,合約必須保密,而且,你最好少跟家人和朋友聯系,專心寫作。”
    揚揚答應了。他本來就是個宅男,最好的朋友就是電腦。
    離開市區,司機將揚揚帶到了一棟山間別墅。別墅十分豪華,他一屁股坐在席夢思床墊上,樂得嘴都咧到了腮幫子上。司機走后,揚揚走進廚房,見冰柜里放著各種各樣的酒、肉食、主食,還有半成品。石寒說過,每隔幾天都會有一輛餐車來補充食品,他盡可以享用。

    揚揚從冰柜里拿了瓶啤酒,邊喝邊看著窗外的鳥兒,感覺自己來到了天堂。
    這天晚上,他越喝越興奮,直喝到酩酊大醉。
    半夜里,揚揚突然聽到有人按門鈴,就詫異地起身打開門,頓時驚呆了,只見一個骷髏人站在門口,齜著牙對他微笑。
    揚揚忍不住高聲尖叫,然后醒了過來,原來是做了個噩夢。
    這時候,刺耳的電話鈴響了,是石寒打來的,問他是否適應。揚揚笑了,他怎么可能不適應?
    接下來幾天,揚揚在整棟別墅里搜索:在地下室,他找到了一個有簽名“李斯德”的筆記本;而在臥室的床底下,他又看到了“李斯德”的鋼筆。顯然,“李斯德”曾在這兒住過。
    轉眼一周又過去了,揚揚強迫自己坐到電腦前,可腦子里依舊一片空白。雖然換了生活環境,瓶頸期卻沒有過去,他仍然寫不出一個字。

    石寒打來電話問候,卻沒有催促他。揚揚問,李斯德是誰?石寒說,他就是前一任“凌晨”,合約期滿,他不想續約,便離開了。
    入夜,揚揚坐到了陽臺上,一杯接一杯地喝酒。微風拂來,他突然看到對面的別墅亮起了星星點點的燈光。
    他有些詫異,最近半個月,對面的別墅可是一直都空著。他想了想,回身去拿望遠鏡──這是他在地下室里找到的。
    在望遠鏡里,揚揚清晰地看到一個嬌小的女子,赤裸著身子在屋里走來走去,手里端著蠟燭。揚揚看不清她的臉,大約過了一刻鐘,女子突然回頭,朝揚揚的方向看去,嚇了他一跳。
    那女子漂亮迷人,神情中有淡淡的憂傷。
    揚揚趕緊放下望遠鏡,回到了臥室。五六分鐘后,有人敲門了。
    己經是深夜了,誰來敲門呢?揚揚穿著睡衣開門,門口站著的,正是對面那個嬌小的女子。“你好,我叫李琳,前兩天剛從國外回來,就住對面的別墅,請多多關照。”說著,她朝揚揚嫣然一笑。
    揚揚驚呆了,那是一笑傾城的笑,讓他喉嚨發干,幾乎說不出話來。他本能地把李琳讓進了客廳,給她倒了杯茶。
    李琳說,她一個人實在睡不著,從窗口看到揚揚在用望遠鏡看自己──一她的視力一向很好,就決定來到他面前,讓他看個夠。
    那一晚,李琳沒有離開。揚揚擁著她,整夜纏綿。他沒有料到,更大的驚喜還在后頭。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鬼爺講故事

 1/5    1 2 3 4 5 下一頁 尾頁

上一篇:七情陰陽譜

下一篇:長生碧玉

標題:她們在一夜情后死掉
地址:http://www.ynvwdn.live/yc/14820.html
聲明:她們在一夜情后死掉為用戶上傳,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場。

猜你喜歡

澳洲三分彩稳赢计划